关于美术学专业职业规划指导
 
发布时间: 2017-07-12 浏览次数: 10

职业环境分析

1 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方向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中国油画并不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因为油画的历史来自西方。很早就有多种风格。多种形式。所以徐悲鸿并不能代表中国油画的正统,吴冠中也不是反派。徐悲鸿代表写实具象的中国油画,吴冠中代表写意抽象的中国油画。写实具象和写意抽象并存结合才能发展中国油画。如同国画的工笔和写意并存。。。写实似是拍照,那怕你不是如实绘画都会约束思想的发展。所以即使是世界大师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也是写实和写意结合。写实和写意结合只是表现方式,而画的思想内容才是我们必须知道的主要。“画实物”“画裸女”似乎是老一代大师的杰作。“画血肉淋漓的”“画现代人的病态”似乎又是年青一代大师的杰作。老一代大师让我们看到的大多是“架子上的实物”。年青一代大师让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如此下去我们拿部相机到处拍照也差不多了。进步来自创新,中国油画也不例外。所谓创新是创作人类需要的东西,而不是重复人们见到的东西,或是人们不想再见到的东西。

2 油画的历史和发展

20世纪初到现在,中国油画走完了一百多年的历程。中国油画发展到今天是历史的选择。纵观中国油画这百余年的发展与演变,不仅仅是中国油画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也是西方现当代艺术思潮与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相互碰撞融合的过程,艺术融合与多元文化的形成促进了世界艺术相互交流和发展。在互相影响互补与融合的过程中,不同的语言形式与西方美术流派形成更加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使艺术形成了更加多彩的绘画语言与形态,也使艺术在未来走向与发展中增添综合性和多元性的新趋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油画将西方现代主义诸流派无一遗漏的演练了一番,但这种演练更多是浅层次的、盲目的模仿。从80年代最初的怀斯风到后来的巴尔蒂斯风、 莫迪里阿尼风、弗洛伊德风以及近年来刮起的托马斯风、杜马斯风……至今还影响着我们画坛。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西方现代美术思潮下一味的去模仿,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却知之甚少,再加上对西方油画各方面的研究不太深入,其结果必然是模仿表面或追逐时尚,这样是不可能产生我们民族自己的油画家,也不可能产生中国特色的油画作品。因此很多展览成了吴冠中先生所说的“借人家的面具参加假面舞会”。艺术贵在创新,无论是一个时代的艺术特征还是个体艺术家,重复意味着艺术生命的终结。艺术是需要真诚的,学习和借鉴是必要的,但艺术最终需要个性和独创的。我们有必要探索如何在外来的画种和表现样式中,自然的融入中国民族的因素,成为我们自己的艺术语言。

放眼当下中国油画,千人一面,单一重复,极尽“克隆”之能的伪“艺术”层出不穷。我们很难看到有价值的视觉艺术,很多油画家们在其中迷失了本真,在艺术时尚中,在纷繁芜杂的美术理论以及过分商业化的环境中,变得心性浮躁,无所适从。对如何创新,怎样创新,画什么和怎么画的基本问题,也变得盲从和不知所措。 所以我们有理由对中国当代油画建构问题表示格外的关注。我们油画家必须要反思自己的现状,必须认真研究中国油画到底怎样发展,怎样在中西融合中,在传统与现代的交替中,寻找新的突破点。怎样用这种外来艺术样式建构成一种真正中国特色的当代油画,这是我们每一位创作者应该积极面对的问题。鉴于此,结合中外现当代绘画史的发展以及有所成就的画家的绘画实践,就中国当代油画发展趋向问题略陈浅见,以期探索出如何在这外来的画种和表现样式中,自然的融进中国民族因素,使它成为具有中国特色,为中国人民所喜闻乐见的艺术语言。最终使中国油画走向成功的发展道路。

3 中国当代油画与民间艺术融合问题的提出

吴冠中先生在为H·H·阿纳森著《西方现代艺术史》的中文译本的序文中说:“真真的艺术一定是根着于自己的土壤和人民心中的,洋人的须眉只能演戏化装时借用,假洋鬼子终于会被识破的。正因西方流派在中国没有土壤,不会泛滥成灾的,怕他什么?相反,我们要从其间得到借鉴,扩大自己的视野,探寻造型艺术法则的共同规律。”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先生作为一个艺术家对待外来文化的辩证态度。回首一百年来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发展和嬗变,虽然在很多方面西方的现当代艺术思潮带给我们众多消极影响,但在中国当代绘画发展方面现当代艺术思潮也带给我们众多启示。特别指出的是当下我们对西方现代艺术应有正确的认识和理解。现当代艺术近一个世纪的探索,在多方位、多层次上自由的实验各种各样的观念、计划和材料运用的可能性,在促进油画艺术多元化,关注和参与社会,拓宽油画技术层 面,激发艺术家创造力等方面都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

当我们研究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主要美术思潮、美术流派、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品时,会惊奇的发现一个明显的特征:随着西方近现代社会的发展变化,尤其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而影响了人们的审美观念。

人们不再满足于对自然的模仿和再现,开始强化自我感受和思想情绪的表达。在建立新的艺术审美观、时空观以及新的艺术形态过程中,面向世界,从东方艺术得到启示,成为新时期艺术的追求。其主要标志是从严密的三维空间里解脱出来,准确的说增加了空间的自由性,呈现了四维空间,把时间这个虚空间融入作品中,进而在原始形态中寻找到原生的艺术动力。现代艺术家从东方艺术、原始艺术、民间艺术等领域 各取所需,从而使他们的绘画语言得以升华。如日本浮世绘对马奈、莫奈、德加、凡高、高更、劳特累克等画家都产生了刺激、暗示和启迪;高更对原始艺术的执着;毕加索从原始非洲面具和中国艺术吸取滋养;莫迪里阿尼同样从非洲艺术中寻找造型因素;马蒂斯、克里姆特等也在装饰艺术、民间艺术和东方艺术领域中借鉴了许多东西。我们可以看出人们把目光转向了民间艺术,从中人们重新感受到一种振奋和活力。

视觉艺术创作开始向传统艺术和民间艺术的回归正在成为一种新思潮。伯钠德·切特在他著的《美国耶鲁大学艺术学院教程》中说;“大师的作品将我们引导上正确的轨道-—让我们以一种崭新的方法观察形态世界和周围环境,是他们给了我们灵感来发现自己的观察方式,在可能的条件下,甚至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有生命的形式世界。”这些大师们在新方法,新概念的探索和研究方面,他们拓展了人们的审美领域,同时也带给我们众多启示。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当代绘画艺术是融合的艺术,融合是贯通加上个性化的独创,可以赋予绘画作品永恒的艺术魅力。我们通过对西方美术思潮的艺术观念和中国民间传统艺术之间的对话、思考和融合,形成一种新的艺术意识,用其指导绘画创作,对帮助中国当 代油画创作的提升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因为如此“作为在中华五千年文明沃土中滋生繁衍的中华本土文化之一的中国民间文化--民间美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启动 新文化课题的难得契机和切入点。”

4 中国当代油画与民间艺术融合的可能性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当代油画所处的文化语境是比较复杂的:在西方现当代主义思潮的强大影响下,还要对中国民族文化的建设和弘扬。西方现当代美术思潮对 我国绘画艺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我国的油画艺术在我们倾心努力缩短与西方发展差距的时候,自觉与不自觉地接受了西方的观念与模式,它促进了我国油画艺术的 进步,使我国的油画取得了向现代性和多元化等方面的发展,同时也导致了西方美术思潮与模式在我国横行。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下,我们只有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中国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同时吸收外来文化中的营养和精华,才能使我们的当代油画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独树一帜。中国油画要想在世界上真正占有一席之地, 就必须不断地重新审视传统文化精神的魅力之所在。

著名的美学家宗白华先生在《中国艺术境界之诞生》一文中说:“历史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伴着向后一步的探本穷源。”这种探本求源就是对本土文化的再认识。 民间艺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民间艺术具有鲜明的民族性,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信仰、传说、风俗等方面的形象反映。我们需要向民族文化回归,对中国的民间传统艺术再认识。民间艺术来自民间,用于民间,具有审美和实用双重价值,其造型、色彩及构成方式均具有独特的审美意味,蕴含着浓厚的民族文化特 征和强健的民众性,且种类丰富,代代相传。犹如一座含量极高的艺术矿藏,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有待开发和利用的艺术资源。其总体风格是原始粗犷、清新明快、 造型概括、色彩强烈、富有视觉冲击力,具有超越时空的特征。我国传统艺术多种多样,主要包括:原始岩画、年画、织绣、剪纸、彩陶、青铜、民族服饰、脸谱、 画像石、画像砖、敦煌壁画、秦俑、瓦当、陶瓷、壁画、皮影等等。

这些东西是历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和智慧结晶,其创意独特,技法精湛,形式丰富多样,无论 是对称装饰的考究,色彩的夸张,还是绘画的空间意识,结构等方面都给人深刻的启迪,其奇思妙想,使人感悟到民间艺术闪烁着永不熄灭的民间圣火及艺术之光。 要使传统民间艺术融入到中国当代油画中是不太容易的,它需要我们去思考和揣摩。其保留了原始文化的很多基本观念和思维特征,这些基本观念、思维特征和表现 方式应该是我们当代中国油画家研究的重要课题。经过研究我们发现西方近现代艺术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美学观存在某些契合点,现代艺术强调抽象,变形与民间艺 术亦喜好夸张,这种变形是一种同质异构的关系。在结构线上的运用,在结构与设色的处理上,在创作时注重想象力的方面上等等都有许多偶合,这也充分说明油画 与民间艺术融合的可能性。

在中国现当代绘画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在加深对中国油画的民族性与时代性的探索中,在中国当代油画与民间美术融合问题上,油画家已经迈出坚实的步伐,并且取 得了一定的成就。像曹力在作品中对民间艺术中多种存在方式的综合运用;罗中立在民间艺术的造型方式和创作思想方面运用到他油画创作中,使他的近十年作品用 意象的表现手法求其形态特征的整体把握,不求精刻细画,大刀阔斧,粗塑拙绘,带有原始的夸张幻想手法,形成粗犷稚拙的浑朴奇幻的风格;特别是顾黎明运用现 当代艺术的综合性创见解构了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形式,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他能够从中国当代油画与木版年画之间找到契合点。他以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艺术为基础进行新的演义和阐释的抽象绘画,使他的作品具有历史含义和传统审美价值,同时又是全新的当代视觉图式,为中国当代油画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视野。

“无论是西方艺术还是东方艺术,都是在各国传统文化艺术基础上一步步走过来的,它们的发展各有原因,这期间不排除异域文化的影响和渗透,但丝毫没有影响本 民族文化特征中鲜明的个性与面貌。虽然各国的审美文化不同,都有其个性的一面,但是,它们都是世界艺术园地中的一部分。共同构成世界文化‘和而不同’的现状和良性的文化生态环境。”油画作为一个舶来品在中国的传播和改造导致油画民族化问题的出现,西方油画与民间美术碰撞,交汇,融合,经历被吸收,被改造的过程,也都必然在不同程度上被民族化和本土化。这种新的艺术样式既传统又现代,既保持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又符合现代语境下的价值观念,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标准。中国油画的这种新的风格、样式,它有自己的文化特质,也有西方元素,所以它是民族也是世界的。

5 中国当代油画在借鉴民间艺术中所关注的问题

从上个世纪初,在西方艺术界回归民间艺术的思潮日渐深入到绘画艺术中。如今更是扩散到视觉艺术的各个门类,雕塑,动画,设计等等。艺术家们纷纷从民间艺术 中汲取营养,以民间艺术中所蕴含的精神特质,滋养和激发新的艺术形式的创造,建立起既有民族特色,又具有时代特征,同时又极具个人风格的艺术新样式。然而在中国当代油画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样式相融合的艺术探索中,目前中国油画对民间艺术的借鉴处于照搬层次,缺乏民间艺术的灵魂,精神和当代意识。我们应清醒的认识到:应用传统民间艺术样式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我们切不可把这种对民间艺术的学习归之于简单的怀旧和盲目的跟从。这是因为从文化生态的角度而论,民间艺术与专业人士的创作共同构成了中国视觉艺术的整体架构。这意味着民间艺术从来就没有脱离所谓的主流艺术而独立存在和发展,它既是一种基础文化形态,又对其他视觉艺术产生重要的影响。

我们借鉴传统民间艺术样式时,如果不求甚解,依样画葫芦,只是搬用一点民间或原始符号,就开始进行肤浅的形式美或现代美组合,称其为已经民族化了,那么难免落入俗套。所以我们应该需要对民间艺术的历史和现状认真研究,仔细体味和细腻把握,并且对其艺术本质精神深刻理解和关注。把握民间艺术的实质与内涵,有选择的借鉴和吸取,并让这样一种文化气韵融入到油画作品中。

结束语

计划定好固然好,但更重要的在于其具体实施并取得成效。这一点时刻都不能被忘记。任何目标,只说不做到头来都只会是一场空。然而,现实是未知多变的。定出的目标计划随时都可能受到各方面因素的影响。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有充分心理准备。当然,包括我自己。因此,在遇到突发因素、不良影响时,要注意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不仅要及时面对、分析所遇问题,更应快速果断的拿出应对方案,对所发生的事情,能挽救的尽量挽救,不能挽救的要积极采取措施,争取做出最好矫正。

相信如此以来,即使将来的作为和目标相比有所偏差,也不至于相距太远。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山峰,雕刻着理想、信念、追求、抱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森林,承载着收获、芬芳、失意、磨砺。但是,无论眼底闪过多少刀光剑影,只要没有付诸行动,那么,一切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及。一个人, 若要获得成功,必须得拿出勇气,付出努力、拼博、奋斗。成功,不相信眼泪;成功,不相信颓废;成功,不相信幻影。成功,只垂青有充分磨砺充分付出的人。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未来,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生好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